1. <meter id="ltpgn"></meter>

  2. <code id="ltpgn"></code>

    <acronym id="ltpgn"><form id="ltpgn"><thead id="ltpgn"></thead></form></acronym>
    <acronym id="ltpgn"><form id="ltpgn"><blockquote id="ltpgn"></blockquote></form></acronym><dd id="ltpgn"></dd>

    <acronym id="ltpgn"><form id="ltpgn"><mark id="ltpgn"></mark></form></acronym>
    首頁
    首頁  >  行管  >  行管專題  >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

    一寸丹心堅似鐵 萬里網絡疾如光
    記工信部通信科技委常務副主任、中國電信科技委主任、電信網專家韋樂平

    2019-07-25  來源:人民郵電報  作者:曾婭 郭慶婧

    編者按:見賢思齊,古來有之。一個先進典型,就是一面凝心聚力的旗幟;一個身邊榜樣,就是一支催人奮進的號角。本報今天開辟新欄目,圍繞“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發掘身邊的榜樣故事,通過先進人物訪談、典型事跡再現,講述工信系統和信息通信行業先進人物的奮斗歷程以及在新時代的感人故事。

    把一天分成三個單元:上午、下午、晚上,三個單元都安排了滿滿當當的工作和學習,或是奔波于會議,或是閱讀最新的中英文技術資料,或是看書做筆記。即使年過七旬,韋樂平仍然堅持著這樣四十多年如一日的生活節奏。

    眾人說他這輩子過得太辛苦,而他卻說這種辛苦也是一種充實的快樂。馳騁在世界通信技術的前沿,風光與風險并存,他喜悅無限,享受著這種極具魅力的挑戰。

    每每在新舊技術博弈的關口,韋樂平總是能精準地選擇面向未來的一方,他的準確判斷力和強大引導力是業界的傳奇,而這個傳奇故事有著清晰的脈絡和邏輯。這位中國電信網領域的泰斗級人物,把學習當作生命的一部分,終身保持著對新知識的好奇心和鉆研的恒心,對新技術充滿熱愛,卻又保持冷靜和理性,拒絕人云亦云,屢屢對過熱的新技術炒作提出警告。

    引領國內電信網絡發展和轉型四十余年,退而不休的韋樂平仍然保持著他的一貫風格:堅持真理,無懼人言,與時俱進,勇往直前,即便今天已垂垂老矣,依然不忘初心。

    初心

    “我這輩子很幸運地有兩件事影響了我一生的事業和生活。”韋樂平回憶起1978年自己初進電信行業之時,只覺欣慰,“第一件事是進入行業適逢改革開放元年,從而讓我在電信業大發展的初期就能參與其中,全程經歷了整個電信行業翻天覆地的巨變;第二件事是成為國家改革開放后第一批研究生,學的又是當時最前沿的光纖通信,從而有機會經歷國家光纖通信網從無到有的巨變。”

    韋樂平還記得,讀研究生時,從歐洲參加光通信大會的趙梓森回來作報告,拿了一根光纖在臺上講:這就是光纖通信。下面的聽眾覺得特別好奇又糾結:這樣一根細玻璃絲,那么脆,一彎就斷,怎么能傳信息呢?當時全世界對光通信的研究都還停留在理論階段,在一片懷疑聲中,韋樂平卻被深深吸引。這根細玻璃絲為他打開了通往光通信世界的大門。1984年,韋樂平作為國家訪問學者赴加拿大艾伯塔大學微波與光通信實驗室學習工作,后又在埃德蒙頓電話公司學習工作了幾個月,最后轉到著名的北方電訊公司高級技術實驗室做研究。兩年半學成,他準備返回中國時,加方多次勸他留下繼續工作,還斷言他會為自己的決定后悔。韋樂平的回答很簡單:“加拿大是不錯,但我的事業和女兒都在地球的另一面。”1986年,韋樂平毅然放棄優厚待遇回國。

    1994年到1995年,作為高級訪問學者,韋樂平又有了一次出國長期學習工作的機會,此次選擇的國家是以色列。“當時以色列在光同步傳送網方面是世界上最先進的”。在以色列的一年,他不僅在光同步傳送網方面有了更深入和實際的理解,還開始了向新的專業領域的拓展,即波分復用和接入網,這兩個領域在幾年后都成了國內最熱門的技術領域。這段時間的準備和探索也是他后來在國內需要時能迅速組織力量拿出發展戰略意見和技術體制的原因之一。

    一方面與世界最先進的技術接軌,一方面又身處相對落后但亟待發展的國內通信業環境,韋樂平慢慢將自己的學識和專長運用到工作中。他一開始潛心于光纖傳輸特性的研究,后轉向光系統、網絡,特別是光同步傳送網,20世紀90年代中期開始涉足接入網領域,后又轉向網絡發展戰略,特別是下一代網絡和下一代互聯網等領域。

    從硬件和系統總體設計到體制標準等軟科學,從研究院所到運營企業,韋樂平涉足的領域多、專業廣、工作性質變化大,他深厚的積淀、廣闊的視野和對技術趨勢的準確判斷,逐步轉化成一項又一項科技成果:參與和領導實施了國家信息基礎網絡的三個升級換代工程;主持并主筆制定了“光同步傳輸網技術體制”等技術標準;長期從事國家電信領域重大技術發展戰略和方向的研究;連續14年參與領導我國863通信高科技項目,1998年起直接領導了我國第一個跨學科的下一代示范網絡的研發和建設,使我國在下一代網絡大容量光節點和高性能核心路由器技術的研發上取得跨越式群體突破;帶領中國電信啟動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固定電信網轉型工程,實現了電話網向IP化軟交換網的演進,盤活了數千億元的固網沉淀資產。

    在中國通信業波瀾壯闊的改革發展中,韋樂平找到了自己的定位。他先后以第一完成人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3項、部級科技進步一等獎4項、二等獎11項、三等獎16項,共計34項國家級和省部級科學技術獎,還發表了9部著作和100多篇論文。即使是在2008年退休后,韋樂平也并未放棄追求,依然牢記使命,在技術前沿孜孜不倦地耕耘,為國家、行業和企業的發展不斷建言獻策。

    “自己無法勾畫自己的未來,但是你能夠持之以恒地去努力,從而抓住重要的機會。我個人的初心很簡單樸實,就是用自己的知識為國家、社會、行業的發展服務的家國情懷。”再度回憶起當年從加拿大回國的決定,韋樂平覺得無怨無悔,“我在國外的有些同學,現在還在公司里寫程序,他們很羨慕我能有今天這樣廣闊的技術視野。”

    良心

    幾十年成績斐然,韋樂平成為公認的電信網領域的學科帶頭人、電信運營業的技術領軍人物。在名譽的光環下,他敢于直言、敢于干事、敢于擔當的品格顯得彌足珍貴。

    在業內,韋樂平素有“敢說話”“說實話”“說真話”的名聲。在目不暇接的世界通信技術迭代和國內通信業的大建設大發展中,帶頭人往往需要在關鍵時候作選擇、作決策,重要關口“步步驚心”。

    爭論和抉擇,伴隨著這位技術領軍人的職業生涯:對于是否發展光通信、是否發展SDH和波分復用WDM、干線光纖的選型、IP和ATM、DSL和LAN、軟交換和IMS、CN2的決策、三網融合、移動制式的選擇和演進路線、物聯網的發展、FTTH與LTE綜合協調發展問題、CTNet2025網絡架構白皮書、5G技術白皮書、人工智能發展白皮書……每一次通信網絡技術的決策都經歷了激烈的爭論乃至多次反復。韋樂平持之以恒地對最新通信技術發展和應用方向與節奏的關注和學習,使得他對于世界技術趨勢和國內發展形勢有獨立的判斷、獨到的見解。

    他一直注重從多渠道獲取新知識——最新原版資料、與國際權威學者的直接聯系、著名咨詢公司的報告,“絕不能僅僅靠傳聞和網絡”。對利益方的游說,他認為“不能不聽,也不能全聽他們匯報”。他還敢于直諫領導,認為“領導希望聽到真實情況”,看準方向就義無反顧地堅持,甚至多次在國家領導人召開的座談會上提出尖銳的批評。這樣的性格讓他有時顯得不合時宜,他自稱“頭腦簡單”,只看技術本身的問題,不去想自身的名利得失。而他的同事、中國電信集團有限公司科技創新部技術管理處處長曹磊卻說:“韋總是我們行業的‘技術良心’,他有獨到的見解,告訴我們做技術的人要學會三年五年回頭看,用實踐檢驗真理。”

    “每當一個技術決策的建議被采納,被歷史證實確實促進電信網的大發展時,那種成就感和欣慰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韋樂平說。他的戰略眼光和堅持,讓中國通信業的發展少走了很多彎路。在新舊技術交替時,他多次力挺新技術,為SDH、WDM和IP的發展奔走呼告,果斷及時報廢不能適應發展的G.653光纜,說服中國電信集團時任領導跳過VDSL階段,直接邁入光纖接入網時代,從而引領了我國光纖接入網的大發展,如此等等。

    然而他并非在任何時候都表現激進、一味為新技術站臺,在一些熱門的新技術面前,他非常克制冷靜。10年前,物聯網概念興起,業界彌漫著一股盲目樂觀情緒,認為物聯網將成為電信業之外又一個萬億級信息服務市場。韋樂平冷靜地指出,物聯網有戰略上的重要潛在價值,但這是一個薄利小眾的碎片化市場,要真正成為運營商有分量的業務還需要至少10年腳踏實地的努力。10年過去,他當年的判斷被實踐證明是正確的。在5G牌照已經發放,全國掀起5G熱潮的今天,對5G的冷思考更加難能可貴。前不久,韋樂平在媒體上發文指出:5G要考慮的不僅是技術方案,而是各個垂直行業自身的特性和門檻、商業模式的創新以及投資回報率。

    “作為技術專家,我們一定要忠實于技術,要有技術良心,勇于講真話,敢于堅持真理,這樣才是對國家和企業真正負責的態度。”韋樂平說,“講真話,有時有可能傷到人或者領導不愛聽,但是事實證明我是真心的,而且反映的都是真話,慢慢地他們就會諒解、理解,甚至反而會贊賞。這個過程我也很欣慰。我并沒有私心,不是為了我個人的利益,全是為了國家,為了行業,為了企業。”

    丹心

    放棄國外的優厚待遇歸國,幾十年如一日鉆研技術,在國家幾次技術關口大膽直言作出前瞻性判斷,助力我國從通信弱國一躍成為全球第一網絡大國……韋樂平從來不覺得自己所做的事有何特殊之處,每每總以“認真做事,坦誠做人”的座右銘來解釋。而在這背后,我們能深深地體會到,他的那顆赤子之心、那顆報國的丹心。

    韋樂平1970年從清華大學無線電系畢業,之后留校當了老師。當時正值“十年動亂”期間,由于特殊的歷史原因,課余自己鉆研《網絡綜合理論》等科技書都成了奢望。那段經歷讓韋樂平深深體會到,再優秀的技術人員,若想有一番作為,也首先要以國家為根本。在此后的幾十年中,他始終不忘初心,通過自己做的每一件小事,為祖國的通信事業發展添磚加瓦。

    而韋樂平口中所說的小事,在很多人看來卻是大半生的勞累和清苦。多年以來,韋樂平的多數周末都是在辦公室度過的。甚至在家家戶戶團聚的春節,韋樂平經常是只休息大年初一初二兩天,從初三開始就回到冰冷的辦公室靠電暖氣堅持充電學習和工作。他經常自嘲說,自己以前從沒想過要成就什么大事業,但是卻稀里糊涂從一個技術專家變成了別人口中的“領導”和戰略科學家。而這一身份的轉變讓他更加深刻認識到做深、做透學問的重要性。“純粹的技術型專家由于知識面較窄,往往側重從具體的技術細節和微觀層面去分析問題,得出的結論往往局限于現有技術所能解釋和實現的,對于長遠的、戰略性的,特別是創新的領域和課題則容易持懷疑的態度,特別是對于跨領域、跨專業的問題就更無法決策了,甚至可能得出錯誤的、狹隘的結論來。”

    記者在韋樂平的辦公室看到,案頭和書柜里擺滿了各類書籍。除技術類書籍外,他也熱愛文史和哲學,并始終孜孜不倦地在自學其他領域的知識,希望從更高的層次和更廣闊的視野去綜合分析問題,提出最佳解決方案。“很多決策是建立在知識基礎上的,如果我自己不能掌握第一手資料,就很容易被人‘忽悠’。所以我的想法很簡單——其他觀點是我的重要參考,但是我自己要看大量的資料,讀大量國外的原文資料,要做到心中有數,擔得起身上的擔子。”

    通信技術發展日新月異,通信知識通常每3至5年就會更新換代。為此,韋樂平幾乎把所有的業余時間都用在了學習上。女兒年輕時是個武俠迷,多年來一直希望和他聊聊武俠話題,韋樂平幾次答應,卻始終放不下手中的專業書。“書架上的《金庸全集》只能用來接灰了。”談起對女兒的虧欠,韋樂平眼中難掩落寞。

    但是作為一位戰略型專家,韋樂平無疑是國內翹楚。在他的帶領下,中國電信集團科技委為公司戰略轉型建言獻策,形成會議紀要60余份,在中國電信IPv6發展策略、物聯網發展策略、云計算發展策略、FTTH 規模發展策略、FTTH與LTE綜合協調發展策略、CTNet2025網絡架構白皮書、骨干網新型光纖的抉擇、5G技術白皮書、人工智能發展白皮書等重大技術方向和技術抉擇上提出了及時、務實和前瞻性的建議,在幕后默默撐起了中國電信這家全球電信巨頭的技術天地。

    同時,作為工信部通信科技委常務副主任,他心系行業,胸懷國家。他明白,在今天這個數字時代,國家的強盛和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都有賴于通信行業的強大和可持續發展能力。去年,他敏銳地意識到全球和中國的通信行業正面臨一系列新的變化和考驗,需要深度思考行業的可持續發展問題,調整相關策略和政策,于是立即組織立項研究,形成報告“提速提質,促進電信業可持續發展”,提出“提速降費”需要調整為“提速提質”,并給出了一系列配套的政策和策略建議,受到國資委主要領導的高度評價。報告所作預測在今年的行業發展曲線中完全得到了驗證,足見其預見性和價值。

    苦心

    “創新是一個民族進步的靈魂,是一個國家興旺發達的不竭動力,也是中華民族最深沉的民族稟賦。在激烈的國際競爭中,惟創新者進,惟創新者強,惟改革創新者勝。”對于習近平總書記的這段話,中國電信的科技創新部幾乎每位員工都耳熟能詳。他們肩負著中國電信科技創新的重任,他們中的很多人是在韋樂平的一路帶領下成長起來的。

    “韋總在技術方面非常民主,只要你有技術觀點,他就能拉著你討論半天,對年輕人尤其注重培養。”中國電信科技創新部資深經理王作強與韋樂平共事多年,他認為韋樂平癡迷技術、樂于研討的氣質影響了中國電信一大批技術人員,在企業內形成了一股濃厚的學習和研討之風。

    在中國電信擔任總工后,韋樂平一直在倡導建立學習制度。為了帶頭,他幾十年如一日堅持學習,一天不學,似乎就缺了點兒什么。別人看了后勸他,當了“領導”后,完全不必這么辛苦,安排下面的人去干就好了。但他自己卻覺得學習是一種享受,學習早已成了生命中的一部分。所以有人戲稱他和另一位著名專家鄔賀銓院士是工信部的兩塊“苕”(湖北話,意為可愛的只知道干活的傻瓜)。

    就是這樣的“苕”造就了中國電信人才濟濟的盛景。如今,僅僅中國電信研究院旗下科技人員就有1400多人,成為中國電信集團最重要的科技支撐力量。成立15年的中國電信科技委也成為中國電信集團技術決策咨詢的平臺、高層人才匯聚和培養的平臺以及促進重大技術創新的平臺,培養了一批高層次技術專家,為集團的發展和轉型發揮了不可替代的支撐作用。

    對傳幫帶理念的堅持同樣源于韋樂平的早年經歷。從國家積貧積弱年代走過來的韋樂平最早參加國際活動時,最大的感受就是國內太缺乏科技人才。“單絲不成線,獨木不成林。”為此,在此后的幾十年中,他始終堅持一個信念——不僅要自己學有所成,更重要的是帶動一批人成長起來,這樣才能聚沙成塔,形成腦力洪流,為祖國的發展助力。

    在最初國內知識匱乏的階段,韋樂平就樂于與人共享成果,共享國際上的第一手資料,希望讓我國早已落后多年的通信知識結構能及時更新。“在知識分子圈子,有些人不愿分享,刻意保密。而我出國回來總是第一個上交資料,作報告的材料也樂于與人共享。搞技術的只有不斷與人交互,才能讓更多人檢查和接受你的觀點,推動整個社會前進。”

    長期以來,他直接間接培養和推薦了大量人才,其中不少人已走上重要的領導崗位或成為知名專家。

    * * *

    40年與網絡相伴,韋樂平這輩子參與和領導實施的技術項目,對每一個中國人影響深遠。曾幾何時,裝機難、裝機貴、網速慢是每個國人心頭的痛,而今天,中國通信業發展成就舉世矚目。短短幾十年,我國從通信弱國一躍成為全球首屈一指的光纖大國、移動大國和互聯網大國,背后有韋樂平和無數像他一樣的前輩,鞠躬盡瘁、嘔心瀝血。他們守著一顆純粹的初心,砥礪前行,成就了祖國通信事業的繁榮,也為民眾許下了一個美好的信息化未來。

    關鍵詞:韋樂平 LTE 1986年 1970年 光系統

    秋霞电影网伦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