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ter id="ltpgn"></meter>

  2. <code id="ltpgn"></code>

    <acronym id="ltpgn"><form id="ltpgn"><thead id="ltpgn"></thead></form></acronym>
    <acronym id="ltpgn"><form id="ltpgn"><blockquote id="ltpgn"></blockquote></form></acronym><dd id="ltpgn"></dd>

    <acronym id="ltpgn"><form id="ltpgn"><mark id="ltpgn"></mark></form></acronym>
    產業
    首頁  >  產業  >  產業要聞

    聯手騰訊進擊電競手機市場 華碩的野望

    2019-08-05  來源:中國經營報  作者:周昊

    在殘酷的市場浪潮面前,即便是玩家口中高貴的阿蘇斯(ASUS,代指華碩)也不得不放下身段,布局更為親民的市場。

    7月23日,華碩在北京召開ROG(Republic of Gamers,即玩家國度)年度產品發布會,發布了包括電競顯示器、路由器、耳機、手機、筆記本電腦等一系列新品。其中,被華碩董事長施崇棠視為手機業務翻身之作的ROG Phone2成為了當天的壓軸單品,而這款產品也昭示了華碩不愿在移動互聯網時代掉隊的決心。

    在發布會現場,一位華碩員工向《中國經營報》記者稱:“國內傳統手機市場競爭太過慘烈,但在電競手機領域,華碩輸不起也不能輸。”

    加碼電競手機

    2006年,施崇棠在PC市場一片紅海中創立子品牌ROG,成就了華碩頂尖游戲硬件外設制造商的名號;而在華碩“三十而立”的2019年,施崇棠再度決定讓ROG扛起曾被寄予厚望的華碩手機業務。只是這一次,殘酷的市場環境讓華碩手機已沒有了退路。

    ROG Phone2作為此次發布會的重點產品,是ROG系列推出的第二代電競手機。2018年9月,華碩率先在電競手機領域推出了初代ROG Phone,確立了該系列手機的定位及主要設計元素;同時,其采用的側邊欄虛擬按鍵等設計也被后來者所效仿。此外,華碩還在初代ROG Phone上創新性地采用了側邊欄充電接口,并支持大量的外接設備。這一系列設計風格也被ROG Phone2所繼承。不過,由于初代產品在售價方面與隨后跟進的黑鯊、紅魔等產品相比并無優勢,因此在國內市場一直面臨著“叫好不叫座”的境遇,這也為華碩在二代產品上的調整埋下了伏筆。

    為了凸顯對ROG Phone2的重視,已經67歲的施崇棠親自來到北京為發布會站臺,與他一同登臺的還有騰訊副總裁王波以及包括華碩執行長許先越在內的多名公司高管。

    發布會當天,華碩還在會場內布置了各式樣的ROG硬件設施,其中一面展示墻還陳列著ROG Phone各種設計元素的初始方案。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此次華碩選擇與騰訊進行合作,因此在最顯眼的大熒幕上,騰訊游戲的LOGO始終在旁,這在以往的ROG發布會中較為罕見。

    發布會開始階段,華碩先公布了數款ROG新品,包括售價超過3萬元的顯示器、近6000元的路由器等,定價高昂符合ROG產品的一貫風格。然而當ROG Phone2現身時,這一次的華碩再沒有“高高在上”。ROG Phone2共有四個價位檔次,最貴的為12999元,而最親民的騰訊游戲定制版售價僅為3499元,二者的價格相差近萬元。

    發布會結束后,華碩董事長施崇棠向記者稱,ROG Phone2在定價上做出重大調整,源于華碩今年希望該產品向更為親民的市場擴張。“先將產品體驗做到極致,然后向更主流的市場拓展,讓用戶都買得起我們的產品,華碩內部是下了很大的決心的。”施崇棠表示。

    華碩的決心

    施崇棠提到的決心,源于目前華碩手機所面臨的市場困局。

    2018年底,華碩時任執行長沈振來因手機業務表現不佳離開了任職25年的華碩。當時,施崇棠在面對媒體時表示手機業務已經失敗,并決定將未來的業務重心放在電競以及專業用戶層面。但在今年6月的股東會上,施崇棠再次表態,華碩不會放棄手機業務、也不能只考慮短期市場表現,必須更精、更專注去鎖定專業用戶——電競玩家,針對他們推出新品。

    在ROG Phone2發布之前,ROG旗下的硬件產品在做到極致性能的同時,售價也處于整個行業的頂端;尤其是在PC時代,ROG硬件更帶有一種奢侈品屬性。

    不過,在7月23日的發布會上,騰訊定制版的ROG Phone2售價僅比一款電競耳機貴了500元。當發布會結束后記者與現場多名觀眾交流時,收到最多的反饋為“這個定價一點也不ROG”。

    但華碩若想盤活手機業務,除了大打價格戰,能采取的方法也似乎不是很多。一方面,傳統手機的市場份額已被國內各主流廠商瓜分殆盡,留給小眾品牌的生存空間也越來越小;另一方面,在拍照手機、音樂手機、老人機等細分品類逐漸消失的情形下,電競手機成為為數不多依舊受到行業關注的細分市場。

    Canalys近日公布的國內二季度手機市占率數據顯示,華為、OPPO、vivo、小米、Apple五家廠商的國內份額占比之和已經達到91.7%,Others的市場份額比例同比下滑26%,小眾品牌在主流市場幾乎已失去了生存空間。

    而針對電競手機這一細分領域,施崇棠亦有著自己的理解。施崇棠認為,中國大陸游戲玩家超過6億,但無論是端游還是手游玩家,核心玩家大約有1200萬左右,而這類玩家對于游戲硬件有著較高的消費需求和品質需求,其余的用戶可以用共襄盛舉來形容,但核心玩家對于整個市場的話語權會產生影響,從而會間接地影響到其他的用戶。此外,華碩選擇擁有電競基因的ROG來運作手機項目,亦可在原有的品牌、運營、營銷等層面實現借力。

    業內人士向記者分析稱,初代ROG Phone市場表現不佳,與先前華碩擬將其打造成高端電競手機有一定的關系;但現如今電競手機市場份額本就偏小,而且還有黑鯊、紅魔、甚至vivo旗下的iQOO等一系列競品,華碩選擇降價應對,也是做出了電競手機市場不再有高、中、低端界限的評判而導致的。

    事實上,施崇棠在發布會后的采訪中也分析到,在電競手機領域,華碩追求的是頂尖的硬件水平,因此不會考慮在核心硬件上選擇妥協從而布局更廉價的市場。

    騰訊的助力

    今年6月5日,華碩正式官宣與騰訊游戲的合作。當時華碩方面向記者表示,雙方此次合作將發揮各自優勢,強化游戲手機在軟硬件領域的深度整合;對于ROG而言,專業的游戲設計也會讓ROG Phone 2在與同階產品的競爭中凸顯出整體優勢與娛樂體驗。

    事實上,終端廠商選擇與游戲廠商合作,采取軟硬結合的方式優化用戶的游戲體驗,國內廠商如OPPO、vivo等已是該領域的先行者。但此次華碩與騰訊的牽手,其背后對兩家廠商而言均有著特殊的含義。

    王波在發布會上回顧了早年間手游開發時因硬件受限而做出的種種妥協,如客戶端大小不超過50MB、圖形渲染無法做到極致等。但在如今創新驅動、品質驅動的市場環境下,游戲廠商想要獲得長久的增長,就必須要突破硬件層面的壁壘,做出更精良的產品。

    此外,王波還提到,近年來市場爆款逐年演變,能夠把握下一個爆款的廠商才能站在市場前沿;而硬件的進步往往能為游戲品類的延展提供更多的可能,軟硬件融合創新,也才能探索出游戲的更多可能。

    換言之,騰訊此次選擇與華碩合作,看重的正是華碩多年來在游戲硬件領域的研發功底,并寄希望于依靠硬件的進步而牢牢掌握住市場先機。

    對于華碩而言,借力騰訊從而在市場層面有所拓展,是其首要考慮的方向。施崇棠表示,騰訊旗下的手游在國內市場占據著較高的份額,華碩與其聯合可以讓用戶獲得相當一部分的獨家定制體驗,如部分游戲的120幀體驗等等。“在合作中各取所需,這樣的合作才有意義”,施崇棠表示。

    此外,施崇棠還透露,目前華碩已經就電競賽事等方面開始與騰訊進行商談,雙方均不排除未來在更多領域進行合作的可能。

    值得注意的是,在華碩發布ROG Phone2僅僅一周之后,黑鯊也公布了最新的游戲手機黑鯊2Pro,在硬件層面上該產品與ROG Phone2相比基本不落下風,在售價上還擁有一定的優勢。記者從供應鏈人士處獲悉,隨著高通驍龍855的發布,下半年各廠商旗艦機型均就此做了相應安排;而被ROG Phone2視作主要賣點的240Hz觸控采樣率以及120Hz高刷新率屏幕等硬件產品,在隨后的新機發布潮中亦有諸多廠商跟進。對于采取降價策略的華碩而言,電競手機這條細分之路也并非一片坦途。

    關鍵詞:華碩 電競 騰訊 游戲手機

    秋霞电影网伦理